Monday, September 26, 2005

不存在的存在

以一個生命來喚醒政府對學校處境的關注.可悲.不僅是政黨,也是你,我和他的可悲.非常非常的可悲.我們快哭吧.

學校塌了,老師跌倒了,我們站不起來了.不會悲憤,不會追究根本的責任,不會爭取應得的權益,不會要求失職者面對懲罰,我們還有資格站起來嗎?不.什麼都沒有了.包括尊嚴.趴下,大家都趴下.

我們是存在的,學校是存在的.在這裡.不在彼岸,不在火星,就在這裡.我們確確實實的站在這裡,為什麼我們要准許別人忽視我們的存在?為什麼我們不要大大聲的告訴他們:請以我們的存在而不是我們的不存在思考我們!

難道不是嗎?擁有安全的學習空間,不是我們的基本權益嗎?政客們忘了,我們也跟著忘了.於是,我們只能希望,我們只能乞求,請多給我們一點關注.終於,變態畸形的特別撥款下來了,政客高官也相繼到訪了.我們要不要為此感激的痛哭流涕?

老師走了.他有沒有到了彼岸?我不知道.我好想問他:你想當偉人嗎?你想當菩薩嗎?你想以這方式來喚醒他人對學校的關心嗎?還是你祈求這悲劇永遠都不會發生?老師真的走了.非常..非常冤枉的走了.我的問題他永遠回答不了.不.雖然得不到老師的答案,但我們不得不想,這個偉人是不是本來就不用有人來當?這個菩薩是不是根本就不需要有人來做?這種悲劇是不是壓根兒不被允許發生?

這悲劇終究還是發生了.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可是,我們有辦法追究讓這事發生的罪魁禍首,我們有辦法懲罰不去追查責任的官僚,我們有辦法糾正故意忽略我們存在的行政偏差,我們有辦法唾棄空談you jump I jump的萎人政黨.這事,我們要記住.我們一定要記住.別浪費3年後的無權力者的權力.

老師犧牲了生命,犧牲了下半輩子和家人的相處的美好時光.換來了沒有價值的偉人和菩薩的稱號.這是對生命的污衊,也是對腐朽的卑躬屈膝.難道我們凡事都要流血死諫,才會引起他人的關注嗎?

我們還是快哭吧.

Thursday, September 08, 2005

他以為我們很蠢

有很多事情,其實不用講的這麼白.話說的太多,有時候真的會讓自己顯得愚蠢.

有些人就是不明白.越講越多,結果欲蓋彌彰,不經意的把自己的心意全都露.更糟的是,明明已被人看清光,一齣歹戲不僅不會見好就收, 還硬拉著一班蠢貨繼續拖棚.

做了妓女,還想立牌坊.既期待又怕被傷害.只要你有錢和權,再加上一丁點的智慧,這本來就沒什麼難度.隨便翻一翻歷史,你就可以發現,這一種伎倆,我們的老祖宗不知道表演了多少次.

明朝嘉靖年間的都御史(監察院院長)鄢懋卿大人每一回出巡,依據傳統,都會先向途經省縣各部首發出一紙通告,千篇一律說自己"生性簡樸,不喜承迎",接著又說"如堅設餐宴,務必捨華侈而取簡,以免糜費里甲"云云.然而,奇怪的是,鄢大人所經之縣的家畜珍獸,仍然要倒足大楣,紛紛成了桌上佳餚.或許你會問,不是說好要簡樸的嗎?挺多給鄢大人加個雞腿不就得了?

如果你是知縣,而你真的只加一個雞腿.恭喜你,你已經看到你的仕途終點站.事實是,鄢大人一路走來,各縣都爭相大排宴席,備足厚禮,恭恭敬敬的在旁伺候著.鄢大人當然也老實不客氣,也不多話,侈華美食一路吃下去,銀子珍寶也一路收下去.

這是一個潛規則.只要你夠醒目,你不可能會把官方說詞當成是真的,然後傻兮兮的只給大人添個雞腿就要算數.

鄢大人的聖賢話是說給老闆聽的,稍微上路的知縣都會知道其真正的心意會是什麼.就算真的不知道,也會想辦法去揣摩出來.然後大家心照不宣的吃著"粗茶淡飯",你送我拿"微銀薄禮".皆大歡喜.
看到沒有?老祖宗表現的多好.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漂亮話早上公開說了,私底下給途經第一個指標縣的知縣打個招呼,晚上不再多說什麼,就可以又吃又拿.接下來的縣市更不用再說一句話,佳餚厚禮全都在排隊等著.

幾百年過去了,這一種老掉牙的伎倆還有人在用.而且主,配角和跑龍套的水平都奇差,不僅演技生硬,劇本九流,還話多多,造作無比.這種小醜式的演出,無異是對終身學習的莫大諷刺.這真的搞到我們不僅要問,這些人到底有學習能力沒有?你就算沒有創新的能力,起碼也要模仿的像個樣兒嘛.

然而世界就是這麼奇怪.稍為有智慧的人早就看出這個呆瓜沒有穿衣,可是"國王的新衣"還是有人照穿不誤.旁邊的小囉嘍也還是照樣的在旁搖旗吶喊,大呼"好棒喔,主人好民主喔.".群體意淫的令人噁心.

這到底是他蠢?或是他以為他的狗腿們蠢?還是他以為我們這些觀眾蠢?有時候我真想敲敲他的腦袋,聽一聽會有什麼聲音傳出來.

我不敢講

馬來西亞真的都沒有清官嗎?有一位網友電郵問我.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如果真要我回應,我不得已要套句楊白楊老大的話,”我不敢講.”

我真的是不敢講.你們要知道,身有屎的人總會特別的敏感.有時候就算你只是單純的在吃臭豆腐,他們都會以為你是在挑戰他們,諷刺他們.他們會受不了,他們會群情激憤,莫名其妙的把你修理一頓,然後再把你的臭豆腐丟掉.無罪的在吃臭豆腐都會有這種下場,更何況是明白的指出他們的屎在那裡.我不敢講.

我不敢講.可是我又怕別人笑我膽小,譏我沒有LP.孰可忍,孰不可忍.沒有辦法,只好拚了.各位看好了.馬來西亞真的沒有清官嗎?這個…我不敢講!

好了啦.別再噓我了啦.我們不看當今大馬,可以看昔日中國歷史.歷史就好比一面鏡子,站在前面,有時候只是時間的分別而已.

中國歷史上吏治最為嚴厲的皇帝,朱元璋認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朱元璋窮困出身,當過和尚,也當個叫化子,親身感受過貪官污吏的可惡.於是他當了皇帝後,對付貪官污吏的手段,非常的殘酷也非常的無情.只要你貪污被捉到,即使款額只是折合現今貨幣數百元,你都只有死路一條.更慘的是,有時候還要誅族.誅族是什麼意思呢?想像一下,有一天你坐在家里,突然有官兵衝進來綁你去斬首.你什麼都沒做過,你的頭會不見,只因為你在朝廷當官的堂叔貪污數千元被皇帝捉包.你說慘不慘?

貪污數百元就要被砍頭,有時候搞不好整個家族還要陪你一起去.你心裡一定想,朱元璋在位期間,百官一定都是清官.錯了.朱元璋殺貪官前前後後殺了17年,連綿不絕,殺了又來,倒了一批後面又排隊來了一批.

為什麼會這樣呢?朱元璋也不明白.他嘆了一口氣,他想不透,他們初進官場,來述職的時候都是表現的有理想,有原則,看起來都將會是一等一的好官.但是數年過後,為什麼這些人卻全都會變成貪官污吏了呢?為什麼善始善終的人會這麼的少?清官何處覓?

清官何處覓?這個問題就好比你在尋找一位穿著白衣白褲下去下水溝工作,卻還能夠潔白無暇的人.有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嗎?

貪污數百元就要死刑的年代,都還有人前仆後繼的擁抱這糖衣陷阱.更何況這個貪污數千萬都還可以滿街跑的年代?

我不敢講,也不敢想.

Thursday, September 01, 2005

完全直升机手册

有一位听众打电话进哗fm。他说,马青的署理总团长之争的胜出者,如果会是林熙隆,他晚上要见鬼。我当时听了心里直想,这家伙晚上要见鬼了。果然。在我写这篇稿时,不知道他见到鬼了没?

对于马青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林熙隆中选马青的署理总团长。了不起的成就。一位在组织从来没有什么显著贡献的党员,竟然可以击败三位在组织中相对有经验,有贡献,有付出的对手。林熙隆到底是怎样做到的?这个问题,响应终身学习的我们一定要问,一定要研究。别人的成功,我们的镜子。照办煮碗,搞不好下一届就轮到你。

所以,请你马上回想一下,在你27岁的时候,你是否拥有或曾经拥有12家挂牌公司?假设有,恭喜你,阁下大有前途,请经济奇才二世马上向马青报名。如果没有,没关系。赶快去问你爸爸有没有。如果又没有,也没关系。你只要确定,你至少要有三几百万现金可以花。如果还是没有,对不起了,直升机你坐不起,下来走路,慢慢爬吧。

坐直升机的条件

假设你有了第一项条件之后,接下来,你要舍得。没错,就是舍得花掉你在第一项条件中的大批子弹。所谓大钱不出,鲍威尔(power)不来,老鲍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请得动的喎。林公子就是深谙此道,所以他可以成功。你看,在这一段党选期间,有份投票的中央代表对他的评语,几乎都不外是他很亲切啦,很“耐死”啦,够贴心啦。。。等等。你可别小看这些评语,这恰好正是其成功当选的关键。

如何让代表们觉得你很亲切,够贴心?这需要一点功夫。例如,林公子的大家一起同甘共苦的吃喝玩乐论,我们一定要知道,而且还要做深度的学习。老实说,我们一开始就要有这一个觉悟。选举,特别是采取中央代表制的这一次马青总团党选,中央代表们真的是要,或可以,或能自主的选出贤与能的人选吗?选“贤与能”的时代,还没有来,就已经过去了。马青署理总团长的选举,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那就是,将来的马青总团选举,将会是往选“好人”(对我好的人)与“情人”(有的吃有的拿又不用找数)式的那个方向去操作。在马青,“贤与能”但没子弹的人物将来要能上位将成为神话(意谓在马青,此类人物住在天上就好了)。

有了充裕的物资后援,再加上逢人就笑,见人就请(这里的人,当然是指对选举有影响的人)的粗活都做了之后,代表你家的直升机已经备妥,可以起飞啦。然而,单单可以起飞还是不够,建立一个可以让你百分之百安全降落的平台,是不可或缺的必备设施。不然搅了这么多,结果却是有如我国皇家空军的飞机般摔在深山里,要人来援救,就不好玩啦。而这个平台应该怎样建立起来呢?

情势分析

首先,你要和你的幕僚做一个情势分析。我们举林公子为例,假设你是林公子,你至少要了解和去估计,你的“亲切牌”可以得到多少票?你的老爸留给你的遗产票有多少?掌握了票数有多少了之后,你们还要做一个情境分析。第一,甲,乙,丁候选人票源的基本盘在那里,你要知道。第二,任何一位候选人退出,以及完全没有候选人退出,对选情的冲击或其情境将会是如何,你要分析并各自发展成方案。第三,从以上的方案找出一个最有把握,即变数相对较小的来实践。我相信在这一方面,林公子或其背后的操盘手做的极好。他们能算到卢诚国一个牺牲打将对选情起决定性的作用,真的是不简单。我之前一直不了解,为什么卢诚国明知输定仍不换跑道?结果票一出来,卢诚国若无其事一句“我早知我输定”,恍然大悟。

好了。假设以上所述你都可以完成,恭喜你,你成功了。当然,或许你会说,人家有鱼头老爸在背后撑著啊,这分别很大的哩。不,错了。其实没有分别。陈祖排有云:政治是残酷的。这话一点儿都没错。在这个圈子,只讲利益,不谈感情。想想看,鱼头老大靠什么在幕后操盘?感情吗?别傻了。如果你提供的利益够大,在政治里要买个老爸回来,也不会是件很难的事。所以,只要你子弹够,幕僚行,要在一个没有路线,没有愿景,在会员大会政策辩论做总结时可以买燕窝,推龙眼的组织空降,很容易。

启动造神运动

空降成功了之后,为了以后可以越玩越大,当然会有许多工作要跟进。马上得天下,安能马上治天下?上位后,你的形象总要走出组织,面对广大的群众。所以造神程式一定要启动。不管时下你的形象有多不好,你和你的幕僚群要有一套完整和有延续性的如何面对和利用媒体的广告策略。你在媒体上的一切发言,或利用任何的置入性行销的机会上,你所呈现的动作,谈话的语气,涉及的议题,论述的方向,身上的穿著等等都要有一定的计算和其对未来影响的全盘考量。如果方向抓好,政治形象行销策略运用得宜,麻雀要变凤凰有何难?就好像林公子,如果要我们来企划,以利用媒体来个行象包装,那整套行销策略就务必要有阶段性的目标。例如,半年后,我们要让大众觉得林公子还不错。一年后,要大家觉得林公子其实蛮可爱。二年后,大家会觉得林公子很不错。三年后,林公子要在大家的眼中,好比现在的黄总会长,被塑造成万民爱载,众人拥护的形象(要搞笑点,可以出本《林语录》)。

不错吧?别人花了十多年在替人拿公事包,再花了好几年慢慢爬,才到现今这样的地位。而我这个直升机速成法,只要花三年就行了。相信我,我不是在车大炮,这个方法真的行的通的咩。

后记:我的老婆大人看了我这篇文章的初稿时,斥我一纸鬼文。我说啊,鬼节写文章,当然是鬼话连篇。就好比,鬼节办选举,要选个人出来,难咯。

英雄

還記得默哈末羅斯里嗎?不錯,就是那一位被眾媒體漸漸淡忘之際,我突然想起的那一位羅斯里,那一位被他們稱為英雄的羅斯里.



2004年6月29日早上6時許,他本來可以選擇安安靜靜的坐在小貨車上,可是他沒有,他選擇了下車幫一位素昧平生的女子,他選擇了拔刀相助,他選擇了去追可惡的攫奪匪,他選擇了一個眾多自私,怕事,明哲保身,無公民意識的常人所不會選擇的選擇.而羅斯里的這個選擇,結束了自己的人生.



羅斯里是一位好公民,一位勇敢的人.悲劇發生了之後,我看著刊在各報章封面的羅斯里人頭照,心裡相當難過.當時,我想起了幾天前,我們老百姓剛被人要求要自己抗匪,要自己保重,要自己組隊防範,要自己不成為受害者,要自己使用不知如何才算是合理的合理武力捉匪,心裡頓時由難過轉為悲憤.



爾後的幾天,各報章大事報導羅斯里事件,眾部長,眾首長,眾警務人員,眾議員,眾主筆眾說紛紜,有者要我們學習羅斯里精神,有者把老毛那一套造神產品雷鋒請出來,有者要全民抗匪(問題是全民都去抗了,誰是匪?),有者提出嚴刑峻罰出太平,有者罵匪徒沒良知沒心肝沒人性,有者大呼要提昇道德....許多許多,而其中一個最多人附和和被大事提倡的觀點是-羅斯里是英雄,我們社會需要這種英雄!



羅斯里是好人,他可能或許也可算是其中一種英雄的類型,但,我們社會需要這一種英雄嗎?在我被告知我們社會需要如超人,蜘蛛人,蝙蝠俠這一類英雄時,我想起了青木盛久先生,我想起了大直先生和五味先生.



1996年12月17日,日本駐秘魯大使青木盛久(Morihisha Aoki)在利馬官邸舉辦宴會期間,約25名反政府武裝組織阿馬魯革命運動的成員扮成侍者,花店工人和醫護士滲透使館內部,並劫持了參加大使館宴會的所有人員,其中包括各國使節代表,秘魯總統的親人和政府部長等達官貴人.這一次轟動全球的人質脅持危機歷經了127天後,好不容易才落幕.在這漫長的127天里,雖然同是被劫持的人質,青木大使沒有躲在一旁,反而在勇敢和鎮定的情況下和武裝份子談判,理論和互動時,仍然緊記自己是主人的身份,竭力的為其他人謀求最低的福利,避免任何人被傷害和促使其他人有被釋放的機會.其中青木有幾次為了保護幾位秘魯政府高層,在槍尖下不理自身安全,還是挺身和武裝份子理論.所以,在危機結束了之後,許多共患難的人質和媒體都稱他為英雄,一位勇敢,負責任,有擔當,使眾多人質在被劫持時沒被傷害的英雄.



英雄青木盛久在危機解除的一個月後,回到了日本.出乎意料的,在秘魯是英雄的青木,回到日本了之後,馬上被解除了職務,被炒了!



為什麼會這樣?青木是英雄啊,為什麼還會被炒?這一個疑問,直到我碰到了大直先生和五味先生,我才真正的了解箇中的原因.



大直先生和五味先生是日本漫畫"消防員的故事"內的主角,大直先生是一位新進的消防員,而五味所長是大直的上司.在漫畫中,大直是典型的那種救火救人奮不顧身,勇往直前,更重要的是有奇準第六感的英雄人物.當然,從第一集開始,作者的劇情鋪陳就讓我們相信,大直就是這部漫畫的英雄.等到故事進行到後半段時,在一次大直所屬的消防隊又一次滅火救人,被眾老百姓讚賞為英雄時,五味所長講了一句我覺得是整部漫畫最重要的話,"我們是英雄嗎?衝進火場救人的大直是英雄嗎?不是!真正的英雄是不應該讓這場火災發生的人!我們身為消防員,最大的貢獻不是救火,而是使火災不發生!"



恍然大悟!青木不是英雄,因為他讓事件發生了,防衛工作沒做好,監督不力,讓武裝份子滲透,青木沒有防患未然,他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是應該把監督工作做好,不讓武裝份子滲透鬆懈的保安,不讓人質危機事件發生的大使.大直和其同儕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是應該能教導居民有防火意識,不讓火災發生的消防員.



所以,我們期待的英雄應該是誰?我不知道你們的期待,對於我,我期待我們的社會不再需要如羅斯里般犧牲的英雄,我期待我們的警隊能出不讓罪案如此輕易和頻繁出現的英雄,我期待我們的政府能出找出問題根源的英雄,我期待我們的國家能出使各個民族安居樂業,沒有個別族群被忽略或被迫上梁山的英雄.



如果我們的社會自己只期待要如羅斯里,超人,蜘蛛人,蝙蝠俠般的英雄,這將是多麼的悲哀啊.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一個人被匪徒意圖傷害,羅斯里不在現場,超人找不到電話亭,蜘蛛人和瑪莉珍拍拖去了,蝙蝠俠的車剛好拋錨,你怎麼辦?

我的不明白

很久很久以前,秦始皇下令統一文字,建萬里長城,周邊的大臣將領只有低頭喊”是”,乖乖領命的份,秦始皇有需要向他們解釋什麼沒有?有提出為何要如此做的理由沒有?沒有.始皇帝只要一句,”我認為這樣就這樣.”,這就是理由,”我認為”就是理由,有誰敢挑戰這個理由沒有?沒有.

很久很久以後,有一位自比秦始皇的拿督劉也站出來了,可惜的是,他只是自比,他並不是秦始皇,他還是要乖乖的把他的理由擺出來,並告訴大家,這是他的理由.有誰敢挑戰他的理由沒有?有.很多很多,多到講了二個星期,還有人在講.可是,到了第四個星期,大家不新鮮了,沒看頭了,看太多了,也罵爽了,大家另找目標,不講拿督了,讓拿督繼續往他的議程前進.時間換取空間,事成後不僅猿聲啼不住,也己過萬重山,這是拿督最想要的結果吧?

然而,我納悶,我又不解,我更鍥而不捨,拿督把理由講出來就可以了嗎?秦始皇說.”我認為這樣就這樣”,拿督說,”我的理由如下…..”兩千多年來,我們的進步只是來到把理由擺出來就可以了嗎?不對,不對,我搖了搖頭,拿督的理由被人家攻擊的體無完膚,千瘡百孔,為什麼拿督沒有出來說明,沒有出來反駁?為什麼拿督的支持者還照樣搬著搖搖欲墜的所謂理由逛大街?理由擺出來後被人攻擊,你要反擊啊,如果你是對的,你有硬道理,人家鐵定扳不倒你啊,人家定給你駁得啞口無言的啊.拿督和他的支持者,為什麼啞口無言,頻炒冷飯的反而是有99.9%支持率的你們呢?是不是拿督和眾支持者太忙,沒時間看報紙,不知道別人對你們的理由的抨擊?不知道你們的理由已經被轟得快爛了?不知道別人對你們理由的置疑?

我再次搖了搖頭.我想起了三歲時,阿爸教我的”實事求是,莫做調人”的道理,我不要學那些動不動就抬出協商的老矇董,我不要學那些一踫到事故就各打五十大板的老鄉願,我不要學那些掩耳敞眼,假裝不知道隱議程的老學究,我更不要學那些凡事和稀泥的老傢伙.所以,我不管別人說我長氣,笑我固執,罵我嘮叨,譏我無聊,我還要是問,我還是要窮追猛打,我還是要拿督劉和他的支持者正面回答我的不明白.

拿督結社自由的神主牌,已經先後給黃永安,雲宴文的應不應使用論,蔡怡雯的騎劫民間代表權論,謝春榮的假自由真邊緣化論等等挑戰過,為何不見你們對他們的駁斥?

拿督和眾支持者的合法就是真理,就是要接受的奇論,已經先後被多人以合理性,權威性和代表性不能建立在一紙註冊上的理由來抨擊過,其合法自動等於合情和合理的邏輯,更被一個毛頭小子譏笑過,為何不見你們對我們的駁斥?

拿督和眾支持者的隆市有2000華團和99.9%支持率的數據,已經被雪華堂根據社團註冊局的數據來揭發是報大數,99.9%支持率更為人笑是亂蓋耍白痴,為何不見你們的駁斥?

拿督自訴雪華堂被邊緣化(在ntv新聞中的真情告白)是另起爐灶的原因之一,馬上被人置疑隆華堂是不是要走在主流的道路上,迎合國家的政策,聽從拿督崇拜(拿督在報章上曾表露赤丹忠心)的領導的命令,丟棄雪華堂被邊緣化的的因素如白小事件,英文教數理,宏願小學,訴求等等刺耳的議題?如此的指摘,為何還不見拿督出來作出解釋?

還有好多好多,但為了怕拿督花多眼亂,只好把我的不明白問到這裡.為了拿督可以看到我的不明白,我希望拿督和眾支持者的親戚,朋友,敵人,寵物,情人,鄰居或隨便什麼人,把我的文章拿給他們看,我正等著他們替我解惑,謝謝.

大隻佬.無間道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巡邏的時候,是和一位師兄同行.那時候總部突然急call,說葵涌碼頭有料到,我和師兄當然快快趕去啦.我一到現場,看到幾十個靚仔正在做著大戲,還已經有十幾個躺在地上,師兄說"快拔槍!"嗯,你知道啦,那時候我是新仔,第一天上街,師兄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的啦,拔槍?我當然馬上照做.我手才一摸到槍袋,師兄就碰的一聲,跌在我的面前."

黃志誠督察深深的抽了口煙,吐了出來,繼續說道,"有個十來歲的小癟三拿了根水喉鐵,直直的插進我師兄的肚里,我看到師兄的血從水喉管流出來,我就只知道把槍拔出來,六粒子彈,全部打在那小癟三的身上.嗯,我師兄長什麼樣子,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那個小癟三後來判幾年,我也不知道.只是在前幾天,我在陸羽樓看到他和倪坤(黑社會老大)那班手下,身光頸靚的在那裡大魚大肉.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啦."黃sir再抽了口煙,"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築路無屍骸.這個就是我們的世界.事實上,我們不應該是這樣的,嗯,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的確,我們的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然而,我們的世界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用錢來衡量一切價值的社會,一個用錢可以買絕大部份東西的社會,一個價值觀已被冷酷的原始資本主義扭曲的社會,財富取得的結果早就比過程更為人所重視."會賺錢的孩子就是好孩子"這句話,你的長輩有沒有向你說過?

鏡頭一轉.

"其實妳應該已經死了."大隻佬向李鳳儀說道,"我看到有事的,不是妳重案組的同事,而是妳.我看得到人將死前和死後的因果.我第一次看到妳時,就看到有個日本兵殺了很多人的影像.日本兵殺人是因,而妳將得到被人所殺死的果.我救了妳二次,想不到那個影像還是存在,對不起,你的惡業大重,我無能為力."

李鳳儀震驚的問道,"你是說我的前世是日本兵?我..我今世又沒有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我要承受這個果?你不覺得這樣很不公平的嗎?"大隻佬說道,"不是.日本兵是日本兵,李鳳儀是李鳳儀.但是因果是一直承接而來,而且是公平的.每個人所做的任何事,都是一個因,而有了這個因,就將有果."

大乘造像功德經:"業有三種,一者現受,二者生受,三者後受."說明了業因將經三世,你在今生種了業因,將現身受果,次生受果和後生受果.如果你問我,"這公平嗎?"對不起,我答不出來.但在電影中的李鳳儀,她為了承果的後代,在世時盡量的種善因.

然而,世界上有如李鳳儀的好人總是不多.不管是電影中的倪坤,倪永孝,韓琛,劉建明等,還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的貪官奸商,大盜惡棍,在現身受果的份量和幹劣跡後所得的歡愉總是不成正比的情況下,我們往往棄李鳳儀而取倪,韓,劉.這個就是我們的世界.

嗯,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但,誰在乎?你在乎嗎?

別學老母狗

網上最近有一篇蠻有意思,名為"老母狗的故事"的文章,其內容大略如下."我家鄰近巷口前有一老母狗,每一次看到我騎車經過,都會狂吠追著我.雖沒被咬過,但總是被牠嚇著,讓我非常生氣.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拿了一支棒球棒,準備給牠好看.可是到了巷口遍尋不著,於是就在那坐住等牠出現.這時有一老者經過,看了我一眼,知道了我的來意,就說那老母狗本來是很溫馴的,可惜後來因牠生的三隻小狗狗在這裡被車撞死了,從此事之後,牠逢車必追,狀似發狂.我聽了後,望了望老者,再看了看手中的球棒,心裡很是慚愧,低著頭走回家了.從此,我騎車經過這裡,牠還是如故狂吠緊追,但我心裡再也不生氣了.

從這個事故,我領晤了一個道理,就是每隻亂吠的狗,都有可能有個不為人知的故事,每個會偏執攻擊他人的人,也都有可能有一個對方不知道的傷口,我們要看開點,用同情的心原諒他們."這篇文章貼上了之後,留言表示贊同的網友相當多,我也相信在電腦前點頭稱是的網友會更是不少.而諸位又怎麼看呢?如果站在老母狗的角度來看,牠的狗狗被車撞死了,在牠的本能反應中,車這個物體就是害死和奪走牠心愛兒子們的兇手,牠並不會分辨,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一輛車子幹的好事,在牠的認知中,類似這種物體的就是兇手,所以牠會有這種狂追車子的行為,我們可以理解.

可是,如果我們把這例子拉到我們人身上,就會有問題了.我不否認在我們人類的社會中,存在著很多擁有和老母狗相同行為的人.確實會有些人曾吃過某族群中一人的虧或被傷害過,往往就會對那整個族群懷有惡感,常不自覺的憎厭那族群的任何人.也會有些人因不喜某宗教中部份教徒的行為,往往就會討厭和排斥整個宗教中的信徒.對於以上的這一些人,我們要同情和原諒他們,然後就隨他們那樣嗎?如果他們是老母狗,我們可以原諒牠們,因為牠並不會分辨,牠沒有這種智慧.可惜他們並不是,他們是人類,即是有智慧和應該要有的人類,豈可學那老母狗?我們那裡可以只因痛恨其中一輛車子,而遷怒其餘的車子?我們那裡可以只因這族群有某些壞份子的存在,就排擠和把族群所有人歸為同類?對於那些擁有一竹杆打翻整船人偏激思想的人,我不會只是同情和原諒他們,我還會對他們說,

"我們是人類,別學老母狗."

不明白為什麼不明白

二千二百多年以前,古中國有一位詩人有一天閒來無事,抬頭望天,仰望滿天星斗,這一望,使他發現了他有很多的不明白,喃喃自語的竟問起天來,"天何所沓 十二焉分 日月安屬 列星安陳 何闔而晦 何開而明 角宿未旦 曜靈安藏....".而這一不明白也使他寫下了中華文學史上第一問-"天問".幾年以後,他帶著他的不明白,投江餵魚去了,而他也再沒有機會去搞清楚他的不明白.當然,如果今天我們再去看這傢伙的不明白,我們會覺得這個不明白也太容易明白了,搞不好反而會不明白他為什麼不明白.如果我們真是這麼想,我們就真的是不明白"天問"的真正價值.想想看,如果沒有找出不明白,我們怎樣去明白?哥白尼如果沒有不明白,他如何會去找出"地球是圓的"這個答案?

二千二百多年以後,今馬來西亞也有一位文人有一天無所事事,低頭望報攤,傾望滿攤報紙,這一望,也使他發現了他有五個不明白,於是動起筆來...啊..不,敲起鍵盤來,寫下了"我的五個不明白",還把它刊在東方日報上.首先,我們先來讚揚這一位不明白的楊善勇先生,自己搞不明白,把不明白的明白的告訴大家,請明白的人來教教不明白者,這是解決不明白的最好方法,也是求知的明白表現.

看完了楊先生的文章,我明白了他的不明白,也發現了他的不明白剛好也是我的不明白.這個不明白是我在1月1日那天,不明白為什麼找不到一份報紙所產生的不明白.剛好我也和楊先生一樣,總要把不明白弄明白,於是我開口問了,"為什麼沒有東方日報賣?"而這一問,想不到帶來更多的不明白,

"為什麼不能賣?""為什麼不敢賣?""為什麼如果賣東方,其他報館會收回你賣他們報紙的權力?"

我不明白為什麼報攤,派報人會不明白自己的權力,不明白消費者為什麼不能也不明白自己有選擇權.為了解決我的不明白,於是我拿起了電話,第一通打給了東方日報,接聽者很明白的告訴我,他們正遭其他報館的封殺.封殺?馬來西亞不是一個奉行自由市場機制的國家嗎?封什麼殺?糟了,越來越不明白了,於是打了第二個電話,"正義至上"的朋友聽了我的不明白,也很明白的告訴我,他們將會發一個明白的聲明.我只好不是很明白的放下話筒,帶著不明白的思維期待明白的聲明可以讓我明白.

明白的聲明終於刊在報紙上,可是我看完後還是有很多不明白.我不明白所謂的銷售網絡是什麼?是指從那一層到那一層?總代理到派報人,報攤?

我不明白為什麼報社對沒有合約約束的派報人,批發商,報攤有約束力?我不明白什麼時候開始整個報紙銷售網,整個市場已成為了某報社的資產?我不明白為什麼一輛派報佬的電單車,可以同時有星洲,南洋,光明,中國,光華,utusan malaysia,the sun,the star,nst,malay mail....,就不可以多一份東方日報?我不明白為什麼它會準許其他的報紙利用它宣稱屬於自己的"銷售網"呢?難道這沒有"有損它的利益"嗎?為什麼不撤回,不給這位派報佬它所出品的產品?為什麼不使用它所宣稱"合法又合理"的權力?

我不明白它為什麼對新報紙有很明顯的針對性?

我望著這份聲稱會讓我明白,結果反而讓我更不明白的聲明,嘆了口氣,走到戶外,抬頭望了望天,仰望滿天星斗,突然想到二千二百八十多年前的屈原,不覺笑了起來.雖然我和他一樣,有很多的不明白,但是我還可以明白我有不明白,比起那些不明白自己不明白,或不想明白的人,我還算比較好吧?

無論如何,你明白我的不明白嗎?如果你明白,請讓我也明白,別讓我像屈原一樣,把不明白帶到江里去.

2 or 9 ?

林伯伯最好不要再講話了.再講下去,我們不得不去置疑他的精神狀況.

不是嗎?昨天他弄了一個大大的告示板,上面寫著"2 or 9 years".幹嘛?是怕中央代表沒腦袋,還是不要中央代表有腦袋?是怕中央代表跑去做思考題,所以趕快出選擇題?

選黨主席竟然有這樣的選法.一次過選兩届,還是兩届不同候選人一起選.實在敗給他.真的是黨內專業人才太多,做起事來都特別過人.

這樣的邏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搞懂.林伯伯的意思是,選他,就是選林伯伯當兩年,兩年後就讓小子根當.這是套餐A.如果選不受基層歡迎的老郭,就是選老郭當9年,小子根就要停9年後才有機會.這是套餐B.

這樣都說的出來,不愧是傻子醫生.老郭如果不受基層歡迎,選得上嗎?如果選的上,還會要連任三届,當個9年的黨主席,請問,這樣的人受不受基層的歡迎?林伯伯,說說看.

一個事實.受基層歡迎的人選的上,不受基層歡迎的人選不上.如果老郭選上了,代表受歡迎.除非,中央代表是一群笨蛋,以為是要在討厭的人上劃叉.除非,中央代表都是一群貪財忘義之徒,為利益違背了基層的意願.

一個事實.選一届,只代表選了這3年的黨主席.3是3,怎會變成9?老郭就算贏得這一届選舉,他的任期是3年.3年後大家如果不爽他,他肯定要走路.3年後大家如果更愛小子根,他也肯定要走路.中選一届不代表也會中選下兩届.除非,中央代表都是權力崇拜狂,只會支持當權者.除非,中央代表都眼瞎心盲,不會分辨好壞對錯.

這個政黨的中央代表有可能這樣嗎?我不知道.去問黨主席.或許我還該問,請問黨主席,您所謂的"基層"是什麼?是一個人的名字嗎?

2 or 9.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人的思維錯亂.這樣的人還要當我們的部長.天佑馬來西亞.

智者黃家定

謠言始於亂者.沒錯.這話說的好.但劉益萬有一事說錯了.嘩fm停播事件並不是謠言,不可能是謠言,更不可以是謠言.

我這樣子說,老劉一定很不服氣.難不成我有什麼內幕?不.我什麼內幕都沒有.我會如此認為,只因為一個人.而這一個人,就是那一位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勤政愛民,玉樹臨風,常常把"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踏踏實實的做事"這句話掛在嘴邊的馬華黃總會長家定先生.

黃總會長是位了不起的政治人物.至少馬華許許多多的黨員會這樣認為.你看,家定先生年級不大,沒說過幾句話,卻句句珠璣,收集成篇可以出本"語錄".出語錄不簡單的哩,通常頭頂要有光環的人才能辦得到.所以你說,家定先生厲不厲害?厲害.

家定先生接掌馬華26個月,平紛爭,定派系,套句總會長的話,"整合成功."更難得的是,總會長倡自由,搞民主,這次黨選讓它全面開打,亂過七國,套句總會長的話,"民主開放."整合成功後讓馬華全線開打.所以你說,家定先生的這個"整合"的功力,勁不勁?勁.

黃總會長出任黨職26個月,幹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多到我們不知道總會長做過什麼東西.幸好,前幾天總會長公佈了他26個月來的成績單.這個成績單真的是不同凡嚮,成績單以宣言式的手法表達.高深莫測,難以鑒定之餘,還真會讓很多人搞不明白.眾人不明白唯總會長明白,這看來只是眾人的水準問題.所以你說,家定先生能識別人所不能識,這樣的人聰不聰明?聰明.家定先生厲害,勁又聰明,所以當個智者綽綽有餘.謠言止於智者.所以,如果嘩fm停播事件是謠言,在家定先生詢問有關集團高層之後,我們這位智者不用也不可能會在第二天再去聯絡華社另一位智者敬益先生,要求一起拯救這家華文電台.我們這位智者更不需要在接受電台訪問時,異於尋常的快速且毅然的為"民"請命,承諾協助,決不讓此電台關閉.

看到這裡.如果老劉還是堅持此事是謠言.只會有兩種情況.第一,家定先生明明知道此事是謠言,但為了讓自己被塑造成"英雄",演了這一場戲.第二,智者家定先生被人騙了,不是智者式的從頭到尾被人耍著玩,當了別人的宣傳工具.

你們說,堂堂正正在做人的智者黃總會長家定先生,有可能這樣嗎?

Tuesday, August 30, 2005

皇上的菜单

东风吹,战鼓擂,马华党选谁怕谁!

路边社消息:关于副总会长职,现在有两份可信度较高的菜单。第一份:经过多日的磋磨,皇上的圣意是,蔡老大+小胡+老冯+1。第二份:地方诸侯为了美好的将来,自个也写起菜单,内容是蔡老大+林当奴+草根陈+1。两份都有一个+1。别小看这一个+1,这叫弹性化处理。意思是说,谁要埋堆,请拿票来换。

既然有菜单,我们就研究一下。两份菜单都有蔡老大。不出奇。蔡家有个大地盘,三大票仓之一的柔州。老蔡除了桩脚满布,几乎掌控全州之外,他和州内另一势力的同宗,蔡小胡子的关系,也相当的耐人寻味。我们有理由相信,柔州的票,搞不好全都会是蔡老大的囊中之物。前些日子,皇上为怕他权高震主,在发放地方发展基金时,搞了个bypass小动作。结果老蔡敢敢回了个强力球。皇上不仅动不了他,还差点接不下这球。由此可见,以老蔡的势力,皇上完全没有本钱可以不选他。不管愿不愿意,为了江山,老蔡的大腿,肯定要抱。

老冯处境不妙

皇上选小胡和老冯,也可以理解。两者都是乖乖牌。而且一人没鱼头味,另一人胸无大志,加上都来自小州,皇上的顾虑不会多,压力也不大,当然是属可留之人选。不过,如果要强力护航,小胡要过关不难,反而老冯就比较危险。老冯其实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人选。照理来讲,应该可以得到很多的垃圾桶票。然而,老冯无罪,罪在其璧。马华四件珍宝,老冯占了一件。万一这次老冯再作冯妇,这宝岂不是要再占多三年?党内各路英雄好汉已独守闺房六年,早已心痒难搔,饿狼们那能再等小美人三年?要知道,这宝位一腾空,副的升正的,次长升副的。。。。党内一连串的升官欢乐,将因老冯的离开而来。所以,左看右看,纵使皇上有心力保,老冯还是处境堪虞矣。

再下来。皇上的+1又会是谁呢?表面上是自由选择。但我相信,逃不过两位人选。林当奴和翁大炮。林当奴的地盘是三大票仓之一的雪州。虽说小林掌握不了整个雪州,但仍有一定的势力。皇上如果得到小林在雪州的势力支持,再加上在雪州的嫡系,梳邦李和周小姑的力挺,总会长一战就会比较轻松。至于翁大炮,虽然这人爱放炮,但看完整个党,说起话来有点内涵,肚内有点墨水,思维逻辑比较有点水准,样子比较可以上得台面的人,好像只有他翁大炮。所谓烂船都有三分钉,如果翁大炮这三分钉都给刷下,党岂不连艘烂船都不如?皇上总要在众草包之中挑个还可以的当个样板,为党留点面子。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老翁的势力用四个字可以形容,"外强中干"。他在党外的支持者是很多,在党内则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这一种人,只要孤立他,就可以好好的对付。

剩下一个是谁?

然而,两者都有缺点。那就是,林当奴是林派系统的人,一身鱼头味。虽说拉了他,可以得到一些选票的回馈,但皇上还是清楚的很,不能留太多林派系统的人在身边。因为,如果现在亲如兄弟的阿才不幸被神祖牌扳倒,老冯又被草根陈挤掉,整个领导层将到处都是鱼头。吃了几十年的鱼头,谁还可以再忍受这股鱼头味?至于翁大炮,炮声是隆隆,掌声也多多,但地盘在那里?这双面刃看不到也摸不到,搞不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那里。选老翁,不一定有票跟著进你的户口。这生意做起来是要亏本。

皇上到底会选谁呢?费思量矣。但肯定除了以上两人,不再作他人之想。为什么我会这样子说?你看,沙巴来的老曹和叶九命猫已是昨日黄花,没有什么价值,也已经到了要回家种蕃薯的时候,所以肯定出局。草根陈虽然是一方诸侯,但皇上在其后院早已培植另一股叫卷毛鹿的势力,伺机取而代之。所以不可能给草根陈一个舞台表现。至于另外一位老曹,此人我本以为会在诸侯的菜单之内,结果没有。后来据悉这是因为他虽口口声声挟三州代表为自己造势,但实际上掌握的筹码太少,被人赶下车。这位仁兄,皇上当然也不会要。所以皇上这个+1,不是林当奴,就是翁大炮。

最后结果是什么?

其实,两份菜单都太过于理想化。虽说选举的结果是离不出蔡老大,小胡,翁大炮,林当奴,老冯和草根陈这六人。但我认为,在这其中蔡老大肯定中选,老冯和草根陈的中选机率相对较小。当然,还有一个多星期,什么事都会发生。搞不好15日提名那天,会发生有出人意表提名和有人更换跑道的事,也不一定。我们要记住,在正式提名之前,党员对某某人的表态支持和众候选人的配合演出,都只是一场戏。

高潮还没来。耐心等一等。